三许

你不如试着独立一点

随笔四






















  这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是我第一次主动送人奶茶的夜晚。



   就像漫画情节一样,听了朋友的建议买了半糖的仙草冻奶茶(本来想买coco家招牌珍珠奶茶的,结果珍珠没有了...朋友说很多男孩子不喜欢喝甜的)啊我当然是双倍糖的双拼啦!甜食即为正义好叭!





   至少半小时的心理建设,被朋友一直吐槽怂成狗...一直徘徊在他的周围,最近的时候只有十步之遥,我看着他单膝跪下为小孩子系鞋带时棕黄的发旋,心脏就开始控制不住的加快了敲击胸口的频率,本来就闷热的空气中似乎氧气更加稀薄,让人深深吸了几大口才喘过气。






   戳了戳他因剧烈运动后青筋暴起的小臂,他迷茫转过头,软软地问了句怎么了。大脑当机平常善于插诨打科的人却是一句也冒不出,只能呆呆地往前递了奶茶。他愣了一下,天色太暗我看不出他有没有脸红,只是他张皇失措四处乱看的样子太过可爱,结结巴巴的几句不用不用也在我略带委屈的一句你收下嘛后生生吞下,只会木然地用食指勾住,好像在做坏事的三好学生般,可爱到我不敢抬头与他对视。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就匆匆跑开了,希望他并没有听见我胸口抑制不住的嘭嘭心跳声。






   明明该回家了,却像魔怔般悄咪咪躲起来看他扭来扭去的样子,原来有人滑滑轮也可以这样可爱。

@

随笔三










偷看他的第三天,他教小孩子时温柔的嘴角又一次让心跳停拍。

周遭喧闹着,半大的男孩子围作一团互相比拼着尚且稚嫩的breaking,商场门前的老年劲舞团孜孜不倦地跳跃着旋转着,二十出头的情侣手挽手晃悠悠从我身旁略过,水果摊的吆喝随着夜幕降临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某家小店震耳欲聋的清仓活动。

目光所及之处是他屈身悉心教导小孩子时精致地侧脸。离他三十步之遥,生怕被人发现只能不时偷偷望上几眼。二楼火锅店的灯光侧打在他柔软发梢上,微黄,想来是才染了。

他像个三好学生蹲坐在台阶上略严厉地训着眼前的调皮鬼,眼神却是柔柔的一点也没威力,反而叫人心痒痒的。抬手揉了那小孩看着有些扎手的寸头,轻声轻语地教导着,明明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却和蔼得像个年过半百的老教师,分寸拿捏得刚刚好。


明天还来吗,我也不知道呢,只是这天还不算太热,广场舞的音乐也不算闹心,我不过只是个兴致突发来感受生活的过路人,对吧。

日常二

 

  被朋友带入了最强大脑的坑,却一眼入了他的魔障。

   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人类的本性。好看的衣服总是热销品,神仙模样的人会受到无数人的追捧。而我被他深深吸引,以致于对学习也增添了几分兴趣。
  
  
   他安静,沉稳,一切与这个年纪相关的贬义词都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他的光芒很耀眼,却被他小心翼翼掩盖起来,一个迷宫小飞侠的称号如何能概括他全身上下横溢的才华。连直播里他也不愿露脸太多,眼里不曾对名利出现一丝的渴望,现场的赞扬和掌声便足以让他害羞得抿嘴笑。

   世人只觉他过分沉稳,拥有了这个年纪不应有的成熟。我却想摸摸他低头时悄悄上翘的嘴角。

我想我定是魔怔了。

日常摘抄

我在山上面等你,已经等了三十年。
山上有云海,有日出,有佛光,有强劲的光。那里离天宫最近,离神灵最近,离太阳最近。
但若是你愿意伸手给我,连太阳也会黯淡无光。

–喜欢的味道

   我喜欢身上有香味的人。不是那种摆在高档品牌橱窗里浓烈的香水味,也不是脸上涂脂抹粉后刺鼻的化学试剂味。她可以是家里廉价却好用的洗衣粉的味道,也可以是被父母逼着喝下中药后苦涩却清新的气味。
    就像我身边有个朋友,身上总带着股软软的奶香,我总会盯着她微微上翘的嘴唇发呆,怀疑她是不是进教室前又偷喝了一盒牛奶。
    以前暗恋的人身上有温温柔柔的洗衣粉的味道,那气味缠绕在他整齐白净的衬衫上,他从我身旁走过,走过了春夏秋冬。
   我喜欢那些自然又美好的气味,不知道如何用美丽的词语去形容,只是多闻一点,就会多喜欢一点。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是比楼下新出的巧克力甜甜圈还要甜腻的好看。